搜索:
【战舰少女五周年贺文】(01)

  「提督,五周年庆典快要到了。」
  秘书舰戈本抱着一大摞文件走进了提督的办公室,「您有什么打算吗?」
  「……不知不觉,已经五周年了啊。」
  提督摸着自己的头,颇有些怀念地说道,「认识你们……已经五年了啊。」
  「提督,今年的庆典还是像之前四年……一样吗……」
  戈本把文件放在提督的桌上,有点难为情地问道,「港区的大乱交part
y什么的……还是太淫乱了一些……更何况今年还要邀请深海来参加……」
  提督胸有成竹地回答道:
  「这没问题,我看她们都挺喜欢的。只不过还要记住一点,肥水不流外人田,
庆典期间的安保工作一定要做好,除了舰娘的男朋友以外,绝对不能让陌生人混
进来。」
  「明白。」
  纳尔逊,沙恩霍斯特,至于萨拉托加的那个高材生只是同居,不知道算不算
男朋友,还有狮……嗯,港区的舰娘有男朋友的舰娘真不少。
  另外CA- 71昆西的男朋友,能不能算是傻昆的男朋友?大概不能算吧?
            ——————————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烟花宛如防空炮一般灿烂;张灯结彩的喜庆氛围,就
在五周年庆典的那一天开始,笼罩在整个港区的上方。
  「各位潜艇,驱巡,主力舰,大家下午好!」
  主持人阿拉斯加和关岛这一对摇滚姐妹各自拿着话筒,各自只穿着一件相当
暴露大胆、加起来布料未必有一个巴掌大的比基尼泳衣,走到港区大礼堂舞台的
中央站定;下方将近六百个座位座无虚席,潜艇驱逐,轻巡重巡,战列战巡,轻
母航母等舰娘有序落座,在观众席的角落还能看到有几个头上长了角的深海。一
眼望去,观众席上白花花的都是舰娘们大片裸露出来的娇躯肌肤,大部分舰娘的
打扮都和阿拉斯加与关岛差不多,在天气转冷的秋季还穿着一件比基尼出门;而
少数舰娘要么穿着情趣制服,比如衣阿华、密苏里和威斯康星,要么像埃塞克斯,
汉考克那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似乎是为她们的性伴侣增加一些脱掉衣服的
乐趣。兴登堡更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全裸出席,连体毛都不知道被谁剃得干
干净净,只怕是成了被害担当。
  灯光一下子黯淡,聚光灯打到了舞台上两名和全裸也没什么区别的大巡舰娘
身上,即使是众目睽睽,也并没有让她们感到一丝一毫的羞耻,因为在其他舰娘
面前裸露身体,不过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只听阿拉斯加和关岛站得靠近了一些,
随后拿出话筒一人一句地报幕道:
  「我是主持人阿拉斯加。」
  「我是主持人关岛。」
  「值此九月下旬入秋时节,我们迎来了港区成立的五周年纪念日。」
  「张灯结彩,灯火通明,无论大船小船,无论舰娘深海,在这个节日都应该
放飞自我,尽情欢愉。」
  「回忆往昔,我们见证了港区从一间提督室两个维修渠,慢慢发展到今日八
大舰队,陆航岸炮,宿舍学院的恢弘。从大青花鱼和大凤,到兴登堡和纽伦堡;
从敦刻尔克和不挠,到这次即将加入我们的萨勒姆和新泽西,港区的规模在不断
扩大,舰娘的数量也愈发增多。」
  「畅想未来,我们会看到更多。新的装备,新的舰娘,新的改造,新的敌人,
我们面对着更好的机遇和更艰巨的挑战,但我们会共同前行,一路走下去!」
  热烈的掌声之后,阿拉斯加缓了口气,继续报幕道:「接下来,就是各位最
为期待的乱交派对了!在此之前,我们会先介绍一下派对的规则。」
  「首先,派对的时间和地点,从今天下午两点开始,到二十天后的下午两点
结束,地点是整个港区,以及攻略过的所有深海海域范围。」
  「其次,是派对的人员。在这次五周年庆典派对之前,我们的所有派对都仅
限于港区的舰娘们,包括一部分舰娘的男朋友,但从这次开始,我们以后的派对
都会邀请深海加入,她们同样携带了种类齐全的深海方调教道具,因此大家原则
上不需要出海就能体验到深海的捕获洗脑调教全套流程。在尝试洗脑调教的时候,
Galo们会全程陪伴各位,它们会在关键时刻作为大家安全的保证。而这次我
们邀请的深海是……」
  「大和小姐!」
  聚光灯投影到了深海大和的身上,让还不是很适应这种淫乱玩法的她有些害
羞地遮住了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布料,却被不愿透露姓名的密苏里小姐把手拉开。
一队来自衣阿华、密苏里、威斯康星的紫色Galo的其中一只趴在大和的肩膀
上,无形之间给她带来了不少寒意。
  「武藏小姐!」
  相比之下,深海武藏就成熟很多,淡定地向各位舰娘展示着自己火爆的身材
以及肩膀上的另外一只紫色Galo,一点都不遮掩;但有不少舰娘敏锐地注意
到了一点:她的眼睛被一个金属眼罩蒙住,在脑后锁死,换句话说她不知道被什
么人剥夺了视觉,脖子上另外又套上了一个金属项圈,锁链另一头自然垂下。
  「赤城加贺,深海猫宅,深海双鹤,深海要塞姬……」
  被阿拉斯加和关岛念到名字的深海依次起立向各位舰娘致意:虽然她们平时
是单方面被舰娘暴打的对象,但至少在五周年庆典的这二十天内,双方握手言和,
共同用乱交的方式去体会肉体和心理上的极乐。
  「接下来,我们会介绍这次派对的玩法。和往年一样,我们今年也采用了全
凭个人意愿的方式,只要双方都在清醒状态下确认同意,性爱就允许进行。此外,
为了方便各位,在行政楼的门口,会摆上三个大箱子:第一个装的是各种各样的
情趣衣物和情趣道具,同样,也有润滑液和媚药一类的消耗品,这些用具和消耗
品会随着大家的取用和消耗而进行补给;第二个装的是充足的快速维修契约和损
害管制小组,方便大家实践一些重口味的玩法;第三个是一些摄像机和存储卡,
具有三防性能,妖精们会帮助大家调试设备。希望大家在乱交的时候,尽可能拍
下更多的照片和录像,提督也会游走拍摄一些视频,取走大家身上包括但不限于
乳汁,爱液,尿液或者阴毛之类的物品,作为日后的纪念和存档。」
  提督不会参与每次庆典的乱交,这是惯例;但如果有舰娘因此怀疑提督是性
无能,她们可以自己去试试;至少海伦娜就亲身体会过一次「试试就逝世」的感
觉,一周时间下不来床。
  「因为不是所有的舰娘都能接受这些重口味的玩法,各位虽然可以大胆实验,
但一定要征得对方的同意。至于安全问题,在有快修和损管的情况下,反倒是次
要的。」
  ……漫长的介绍之后,观众席上的舰娘和深海们终于听到了她们最想听到的
声音:
  提督从幕后缓缓走上舞台,接过了阿拉斯加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大喇
叭:
  「五周年庆典,开始!」
            ——————————
  按照惯例,舰娘们在离开会场之后,并不会一下子便双眼发红,投入乱交之
中,她们首先会来到各自喜欢的地点,换上喜欢的衣服,然后再仪式性地进行一
场酣畅淋漓的同性性爱。这个过程一般会持续一天时间,在一天之后,所有被性
欲烧掉了理智的舰娘会不论前戏,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谁就上去磨豆腐。
  但之前的阿拉斯加和关岛是个例外。
  在结束了开幕式之后,她们并没有直接返回,而是在那些还没来得及离开的
舰娘和深海的众目睽睽之下便开始了百合性事。在改造为导弹大型巡洋舰之后,
阿拉斯加和关岛的乳量好像也有了不少的提升,不说比得上拥有港区最大乳房的
德梅因和纽波特纽斯,但至少能和科罗拉多和扶桑这些有着圆润巨乳的舰娘相提
并论。
  当着提督的面,阿拉斯加强势地把关岛推到了舞台的边缘墙壁,找了个椅子
把她按倒在上面,随即像是同名雪橇犬一样跪爬在关岛的双腿之间,用舌头拨开
了碍事的比基尼内裤,紧接着,就像在和关岛上面的嘴接吻一般,阿拉斯加一口
吻上了关岛的花瓣,伸出舌头寻找着关岛最为敏感的小豆豆。
  毕竟是曾经因为高音喇叭扰民,被华盛顿和北卡脱光衣服绑在一起塞上跳蛋
还拍了照,放置play连续高潮到失神,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两名舰娘,在
大庭广众之下裸露身体表演令人脸红心跳的活春宫,对她们来说还是没有多少难
度。扭头看到提督正在录像的关岛一时间更加兴奋,下身源源不断的快感很快化
作了从花径中涌出的蜜汁;就像所有关系不正当的姐妹舰那样,关岛那咸腥味的
爱液对阿拉斯加来说无异于琼浆玉液,呲溜和啵啵声不断地从阿拉斯加的小嘴和
关岛的花瓣接合之处发出。似乎是渴望更多的蜜汁一般,她奋力地用舌苔摩擦着
关岛的小豆豆,还时不时用牙齿刮碰着这一处敏感点。关岛被柔软的舌尖、粗糙
的舌苔和坚硬的牙齿刺激得疯狂抖腿扭动,喊叫声一浪高过一浪,距离高潮仅仅
只剩下了一步之遥。
  紧接着,阿拉斯加把自己的舌头像虎鲸那样卷成了一个U型,狠狠地刺进了
关岛的花径。
  尽管舌头插入的距离估计也就一两厘米,但舌头冲开小穴肉壁上褶皱的强烈
快感仍然让关岛达到了临界。她仰头绝顶尖叫着,全身像是触了电一样疯狂地抽
搐,还摇晃着椅子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吱声。关岛喷涌的爱液不少都被阿拉斯加
张嘴接住吞下,照单全收,但仍然有不少射到了阿拉斯加的脸上,顺着脸颊的轮
廓慢慢地流向了她的下巴,滴在乳房上拉出一条条淫糜的痕迹。
  在关岛终于恢复平静以后,她还特地张开嘴抬起头,让自己的关岛妹妹看着
她口中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晶莹的淫液,过了几秒钟才心满意足地全部咽下。
  「很美味哦,关岛。」
  关岛没有答复,只是转头看向旁边正收拾摄像机,准备去拍摄其他舰娘的提
督。
  「嗯……可爱的关岛酱……你亲爱的姐姐也想舒服一下呢~ 」
  紧接着,阿拉斯加轻轻地握住关岛的手,将其慢慢牵引到了自己同样兴奋起
来,正在不断地流出粘稠蜜汁的穴口:「最喜欢关岛了!」
            ——————————
  「呜嗯——啊……港区的温泉,每泡一次都让人感觉很舒服呢。」
  会议结束的十分钟后,扶桑便已经一丝不挂地躺在温热的温泉中,将粉色的
长裙挂在一边,适当地调节高度让自己只剩鼻子以上的部位还暴露在空气里。她
那柔顺的黑色长发自由垂落披散在水中,沉甸甸的丰满爆乳被自己的双手丝毫不
费力地托在水面上,还张开双腿露出了阴毛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小穴。温泉的水
流不断地抚过阴毛,时而揭露出下面的秘密,时而又将其隐藏在黑色森林的深处。
  在她的对面,便是她的妹妹——山城。和姐姐扶桑看起来年长而成熟不同,
白发的妹妹不仅乳量略逊一筹,连性格也是偏向姐控和软糯。就像现在,同样赤
身裸体的她踩在温泉底,一步步走到了扶桑的身边,伸手轻轻地拨弄着姐姐的阴
毛:「那姐姐……是温泉舒服呢,还是妹妹的侍奉更舒服呢?」
  扶桑下身的花瓣传来了不小的刺激,不仅是粗糙的指尖爱抚,还有柔和的水
流洗涤;她脸颊有些泛红,明显是动了情:「山城啊……」
  她起身抱住山城,直接夺回了主动权,随即四目相对,将两人的花瓣对在一
起,时而轻微蹲起,时而左右扭腰,一直用力地磨蹭着。熟知妹妹敏感点位置的
她即使是在水中,也能准确地找到山城的阴蒂所在;扶桑直接将山城压倒在岸边,
双手将她的双臂完全压在岸上,在嘴唇相接,舌头互相搅拌的同时,用自己的阴
唇撬开她似有似无的防守,直接摩擦着山城的阴蒂,丰满的乳球也在山城那同样
有料的胸口被挤扁,两对乳头深陷在挤压变形成为饼状的乳肉中互相摩擦;相比
于巨乳的姐姐在乳肉敏感度上更胜一筹,妹妹山城的乳头稍微受到一些刺激便会
带给她不小的快感,上中下三路夹攻之下,眼看就有些支持不住,理智快速地恢
复但更快地因为快感而蒸发,要不可避免地走向高潮。
  「嗯啊……」
  嘴唇被堵住的山城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呻吟声,而越战越勇的扶桑则更加用力
地磨蹭着妹妹的乳头和阴蒂。她自己距离高潮还有不远的距离,因为刺激的不是
她最为敏感的部位。山城还想挣扎着躲避扶桑姐姐的爱抚,但两人的双腿已经交
缠起来,她的双手还被分开压制,扶桑几乎整个人压在了山城身上,断绝了她一
切逃跑的可能。此刻就连温泉也在帮助她,不断的扭腰搅动让紊乱的水流无差别
地冲刷着姐妹俩的下体暴露在外的部分,洗刷扶桑的花瓣给前者带来的混合着酥
痒的快感,远不如直接冲刷后者阴蒂的强烈快感。山城的脸越来越红,呼吸也变
得更加急促,直到——
  「呜呜——嗯啊啊啊……」
  快感累计到了临界点的爆发异常激烈,扶桑是及时撤回了自己的舌头才没被
纵情喊叫的山城咬到;一股比温泉也不逊色的灼热水流反向喷在扶桑的花瓣上,
让她也同样面色绯红。
  意识到自己姐姐还没舒服的山城被这一次高潮消磨了不少体力,但她还是深
吸一口气,伸出自己的中指,慢慢地用粗糙的指肚摩挲爱抚着扶桑的阴蒂和花径
口,展平一处处褶皱,又用修剪合适的指甲适当刮擦。这种对一般百合行为已然
足够的手指爱抚确实给扶桑带来了不少快感,可对渴望着高潮的扶桑来说还远远
不够;早已心领神会的山城没等到自己的姐姐抱怨,便又加入了两根手指,三指
并拢像是肉棒一样,以水中她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往复指奸着她,让快感以一个惊
人的速度积累着。
  没有也不需要去摩挲她早已知道位置的G点,只是简单粗暴的抽插便可以满
足自己的姐姐,扶桑的脸色一片通红,不知是温泉的温热,还是来自下身的刺激。
  「不错……山城……做得很好……」
  在磨镜中积累的不少快感此时又和山城的手指插入相叠加,扶桑满足地靠在
水边,大张双腿任凭山城的侍奉手交。以前在战列舰宿舍做过的淫荡行为在温泉
中复刻,扶桑不由得伸手粗暴地揉捏着自己的乳肉,同时大声地呻吟着:「啊—
—呀——嗯啊——去——快要去了——」
  堪比按摩棒和炮机的粗暴抽插,不过半分钟便把扶桑送上了快感的巅峰。她
的双腿绷紧,喉咙中无意识地吐出了吐字不清的淫声浪语,没过多久就抽搐着瘫
倒在了岸边,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山城翻了个身趴在扶桑身边,对着她的耳朵吐气如兰:
  「姐姐……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妹妹。」
  尽管还没到一根手指都没有力气去动的地步,扶桑和山城还是很有默契地一
起斜靠在水边,互相揉捏着对方的乳球和乳头。手掌的旋转按压,手指的拨弄抹
挑,感受着挚爱之人玩弄自己胸部传来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姐妹二人的脸上慢慢
又一次地出现了情欲的绯红。
  不多时,温泉中又发出了女子动情的呻吟声。
            ——————————
  「快点做完我回去打游戏啦。」
  「呜……」
  九号房间窗明几净,但最引人瞩目的便是那张足有四米边长的正方形大床,
铺着高吸水性的床单,床垫软硬适中,既不会硬到硌人,也不会在舰娘交合的时
候软到让被动那一方陷下去,无处着力;前面便是稍有些高度的窗台和巨大的玻
璃,而侧后便是有妖精和Galo操作着的摄像机,将会对她们的百合性事全程
录像。
  提尔比茨和黎塞留赤裸着身体同向趴在一起,隔着一层透明玻璃看向下方海
滩上的淫乱交媾,时不时发出短促或悠长的呻吟和吐息。左边是无所谓的慵懒,
甚至还有余裕用手撑着脸,朝下面的舰娘打招呼;右边是万分的羞耻和惭愧,不
管被这样压在玻璃窗上玩弄几次,都是红着脸试图遮掩自己的面容。北方的孤独
女王仅存在于面对敌人的时候,但在战友面前,她仍然只是那个萌萌的小北宅;
胸甲骑士姬的英武也只在对敌之时生效,在被战友爱抚着全身上下几处敏感带的
时候,这份高贵和端庄反而成为了VV和威尔士亲王玩弄的对象。
  「VV你对胸部怨念这么大吗?」
  在提尔比茨身后用食指插入她的小穴口旋转着研磨爱抚,同时用大拇指轻轻
拨动着北宅已经充血勃起的阴蒂,中指在菊穴口绕着圈圈蓄势待发,让快感由下
而上涌入提尔比茨大脑的威尔士亲王调笑着看向黎塞留身下用力吸吮着后者乳头
的维托里奥·维内托,后者一边把黎姐的右乳含在嘴里肆意蹂躏,一边则用自己
的右手从黎姐的左乳乳根往上挤压,就像是还没有断奶的孩童那样,似乎是想要
从尚未怀孕的黎姐这略微有点坚挺的乳房中吸出乳汁。平时有着胸甲的遮掩,别
的舰娘并不能看出黎塞留的真实乳量,但想必VV两只手一起上也不能完全覆盖
乳肉的胸部,势必不会太小。
  自从科研舰娘夕张因为某种原因被愤怒的纳尔逊、衣阿华、科罗拉多、威奇
塔等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舰娘施加了某种手段予以打击报复以后,光辉级四姐妹
便接过了研发、量产并向港区内的所有舰娘提供新药物的工作。不过现在黎姐并
没有吃药,所以她自然没有乳汁供VV吸吮或者挤榨。
  「好羞耻……」
  因为害羞而全身都有些发烫的黎姐还有充足的理智意识到自己正在下面的那
些舰娘眼皮子底下被身材娇小的VV碰触着极其敏感的乳头,即使最开始的时候
她的乳尖不过是一处寻常的敏感带,在VV时间长度过分的开发以及适当药物的
调养之下,却逐渐变成了不亚于甚至超过下身小豆豆的高度敏感点。从蜜裂涌出
的汁水本该像是平时VV喜欢的那种半穿衣性交一样打湿她的内裤,随后被VV
轻抚着她的大腿内侧软肉,慢慢脱下,在她自己面前晃悠着,让黎塞留露出苦闷
的羞耻表情,直到被VV蒙到黎塞留自己的脸上,让她呼吸着属于自己的雌性气
息,感受内裤上残留的体温,随即过分兴奋起来;但今天黎姐的衣服一开始便被
彻底脱光,像是VV要用手将她的每一寸皮肤都抚慰过去,慢慢体会这能够给她,
给黎塞留自己带来无限快乐的娇躯。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之前连续几次被VV压到窗边玩弄下身露出脸蛋,
本应该在一众楼下的舰娘面前佯作端庄无事的黎姐,却在某次偶然地被海伦娜发
现。如果她和VV第一时间去找海伦娜要求不要泄露情报,后者肯定也没有拒绝
的理由,但半推半就之下,两人也没有阻止海伦娜把这件事写到第二天的港区日
报——情趣区中。
  在全港区的舰娘都知道黎姐其实是个喜欢被VV压到窗户口当众玩到泄身的
淫乱变态之后,VV反而就对这种play不是很感兴趣了。不堕落的骑士姬是
没有灵魂的(确信),但已经堕落的骑士姬反而就没有那种调教的趣味了。
  「吧唧……吸溜……」
  竭力撑起自己身体以免压到VV的黎塞留没时间回应威尔士亲王,而正在专
心致志吸乳头的VV更没有空。威尔士自觉无趣,分出一只手也去揉捏起了提尔
比茨的乳球:「提尔,是游戏好玩还是我好玩?」
  「当然是游戏好玩啦,要想试试那些游戏里的重口味玩法请去找姐姐,但她
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提尔比茨已经不是第一次回答威尔士的这个问题了,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会被
刺激得欲火焚身,放下手中打到一半的游戏疯狂地向威尔士乞求让自己舒服,为
此还做出了不少抛弃尊严的事情;不过现在的提尔比茨虽然高潮的临界值没有提
高多少,但她忍受快感,以及忍受高潮限制的能力明显比最开始强了很多。
  「不就是刺激到边缘不让我舒服嘛,又不是第一次了,至少很舒服,比中弹
那种疼要好很多了。」
  百合明明是让双方都很舒服的事情,这提尔比茨竟然拿快感和中弹的疼痛相
比……
  微恼的威尔士亲王加快了自己手上的动作,食指伸入小穴口快速地搅动,搅
合着蜜汁发出了咕叽咕叽的水声;稍微留长的大拇指指甲轻轻掐在提尔比茨的阴
蒂上,夹杂着疼痛的刺激终于让她难忍地呻吟出来:「嗯呀——哈啊——呜嗯…
…诶?」
  以提尔比茨自己的爱液作为润滑,威尔士将自己的中指缓慢而坚定地推入了
提尔比茨的菊穴,引来了北宅一阵抱怨:「去找姐姐啦,不吃药玩后面是没有快
感的。」
  话虽如此,来自外界的异物还是让提尔比茨夹紧了自己的括约肌,把威尔士
的中指夹在直肠的肉壁当中动弹不得,「说不愿意,后面还夹这么紧,提尔你说,
你自己是不是淫乱的舰娘?」
  「不是。」
  提尔比茨慢悠悠地反驳道,「啊……我知道你想听我承认自己淫乱的……但
——嗯呀——这只是本能的生理反应罢了。」
  感受到她蠕动肠壁试图排出异物的动作,威尔士亲王右手继续加力,左手还
在夹着提尔比茨已经硬起来的乳头来回拉扯,同时不断地摩挲,半是郁闷半是不
满地说道:「……就不能好好配合我一回吗?」
  呼吸越来越急促,看得出来威尔士的刺激对她并非全然无用的提尔比茨喘息
着回答道:
  「说了——你去找——姐姐啊,我想——回家打游戏……呜嗯——要去了啊
啊啊!!」
  提尔比茨突然拼命地夹紧了威尔士的食指和中指,穴壁快速而有节奏地紧张
又放松,就像是抽搐一般,从刚才那一副对威尔士的刺激毫无感觉的样子突然开
始大声地浪叫和扭腰。好不容易找准一个机会的威尔士直接趴了下去,食指和刚
从菊穴收回来的中指完全刺进提尔比茨的花径撑开了过分紧窄的穴肉,再加上一
根无名指快速地抽插;本该一直放在阴蒂上的大拇指也被威尔士的手掌带得来回
动作,按捏阴蒂的力度也随着抽插的深浅而变得时大时小。提尔比茨在第一个高
潮巅峰尚未结束的瞬间便被如此猛烈的刺激抛上了第二个高潮,口中吐出的话语
从连续的无趣表达变成了破碎的求饶呻吟,最后又成为了口齿不清的嗯啊声。有
些是伴着潮吹的水流,有些则没有,花径每一次有节奏的收缩舒张都代表着提尔
比茨被认真起来的威尔士亲王送上了一次高潮,连绵不断地燃烧着她的理智,直
到烧尽,直到她身心都沦陷在威尔士的手指中,直到她被玩得体力耗尽,游离在
昏昏欲睡的边缘。
  威尔士亲王将自己有些酸了的右手拿出来,从粘稠逐渐变得清澈的淫液拉长
成了丝线展开在她的指间。当手指被送到提尔比茨嘴边的时候,半睡半醒的她甚
至都快没有了张嘴的力气:「呼啊——每次……都是……让我自己……吧唧……」
  有气无力的提尔比茨还是伸出舌头老老实实地清扫着威尔士亲王手上那淫糜
的液体,似乎她仅存的力气都被用到了这个方面。不知什么时候,似乎是VV只
用玩弄乳头的方式就让黎塞留达到了一次高潮,还有些昏昏沉沉的黎姐被她推着
转了一百八十度,双腿大张朝着外面,下方路过的舰娘们只需要一抬头就能看到
她的淫乱姿态,某些眼神好的舰娘还能看到黎塞留还滴着蜜汁的金色阴毛。
  威尔士看到VV这么布置,多年的默契让她立刻明白了VV的想法,恰好她
自己的性欲也被勾了起来,迫切需要一次侍奉。当威尔士跪在黎塞留的脸上时,
终于意识到她们想做什么的黎姐不由得有些惊慌地叫起来:
  「呜——诶?不要啊……会被外面的人看到的……呜嗯……」
  鼻子被威尔士亲王因为兴奋而同样流出了些许蜜汁的小穴口所捂住,黎塞留
每一口呼吸都不得不嗅着威尔士那浓厚的女体性器官的气味。在后者稍微用下身
蹭了蹭黎塞留的脸,配合着VV抱着黎姐的玉足像是舔雪糕那样舔舐的时候,明
白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黎塞留仿佛认命一般用嘴唇贴上了威尔士亲王的花瓣。指
奸提尔比茨已经让威尔士充分发情,不少蜜汁流入了黎塞留的口中,强迫着后者
吞下。实际上黎姐的口技也着实不错,不管是在法式深吻之时,还是在为颜面骑
乘她的威尔士亲王做侍奉口交的时候。她的樱唇将威尔士的花瓣完全包住,一边
用舌头翻开薄薄的皮层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下面充血的阴蒂,一边像是用吸管喝饮
料一样,用力吸着威尔士的小穴。紧接着,她换用牙齿去轻咬按摩着威尔士的阴
蒂,如出一辙的套路,将舌头卷曲起来试图伸入她的花径,随后展开做上下左右
全方位无死角的舔弄,配合口腔的负压吸吮……
  简直是深入骨髓的舒服。
  「呲溜……呲溜……」
  与此同时,VV也没有闲着。她将黎姐的每一根脚趾都分开吞入口中,细细
地用舌头舔过洗得干干净净、毫无异味的嫩足,同时将自己的脚趾在黎姐的小穴
口慢慢画着圈。
  感谢光辉和可畏的药剂,现在港区的舰娘们身上的洁净程度略逊于超净室,
用海水洗濯双手,晾干之后比高压蒸汽灭菌锅里的器件还要干净。黎姐并不担心
普通人做这种玩法所必须担心的真菌感染,但感知到小穴口陷入危机的她同样全
身颤抖瑟缩,连为威尔士口交的动作都慢了一拍。
  引来威尔士巨大不满,双腿略微收力,稍微将自己的重量又多压在了黎塞留
身上一些。黎姐意识到自己犯错,赶紧继续卖力地口交。提尔比茨并不孤单,因
为威尔士亲王的呼吸同样紊乱,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感知到快感为自己带来的
体力大量流失。难忍的酥麻和痒感甚至让她的双腿有些支撑不住。
  VV感觉有所不对,回头眺望,下面早有提督架设摄像机拍照多时。她朝提
督比了个V字手势,再用手指慢慢给黎姐挠着脚心的痒痒;黎塞留不由自主地想
要发笑,同时双腿也开始了无规律的挣扎摆动,而她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牙齿从
威尔士的阴蒂上移开,便被威尔士高潮的爱液射进口中,闷哼着咕噜咕噜地咽下。
  只高潮一次当然不能让威尔士满足——时间还很长呢。
            ——————————
  「昆西昆西昆!」
  列克星敦被华盛顿叫走了,估计回来的时候一份损管还不一定够,要多准备
几份快修和损管;
  新奥尔良被密苏里叫走了,大概是回不来了。
  穿着三点式泳装的萨拉托加坐在海浪与沙滩的分界线,百无聊赖地看着身边
的昆西,后者同样穿了一身保守的连体式泳装,正一边像零食一样嚼着F2H女
妖,一边默默地踢打着海面溅起洁白的浪花。萨拉托加一时无言,仿佛被打出震
慑,呆若木鸡,心说着五周年庆典归庆典,自己总不能对智障下手吧?
  要怪就怪聪明昆西CA- 71有要事在身,迟迟不来港区寻欢作乐,只有笨
笨的昆西整天游荡在港区之中见啥吃啥,充当吉祥物一样的存在。
  萨拉托加无声叹气。
上一篇:【战舰少女调教计划】(02)白雪的沦落
下一篇:【战舰少女同人 海伦娜-暗影突袭篇】

©2014 - 2015 201942p9.xyz

www.201942p9.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